「慢慢擁有生活,從生活學習享受人生。」專訪音樂人王偉篴

與歌手不同,幕後音樂人比較少出現在公開場合上,但或許你曾經聽到的歌曲極有可能出自他的筆下,甚至會好奇他的內心到底藏了些什麼東西。

這位音樂人就是作詞人王偉篴。他曾與中國好聲音張博林、入圍金曲獎台語歌手吳申梅、華人星光大道孔晨羽等合作之外,也曾受邀與各地方政府、文化館設、文創單位與學校等音樂製作、課程、經驗分享等合作。

在2020年的一月,imo小編請他跟我們聊聊對生活的看法,還有身為音樂人的甘苦談,到底眼前的音樂人,一路走來生活有多麼刻苦銘心?如何持續保持對生活的初衷與期待呢?

「創作,是一種從生活當中反觀自己的產物。」

看起來樂觀健談的他,我們都覺得他的創作應該都是走正向、溫暖的路線,於是我們一開始就繞著「創作對他來說,到底是什麼一回事?」話題來回討論著。

音樂,對他來說是表情,表情來自生活,創作是符號,符號來自工具使用,因地制宜。

音樂創作就是一種從生活當中,整理各種表情用上各種適合用上的場合。

他看著我們眉頭一皺,就舉個例子,音樂創作就像肌膚保養一樣,肌膚長期暴露在生活環境,一定有它的生長狀態,如果出油,那就用控油產品,如果太乾燥就補水一樣,都是從生活中累積需要,而注入活水。

表情來自他長期觀察自己與這塊土地的互動,整理歸納出來方便備戰的原料,進而期待作品的產出。所以音樂對他來說,他的內心充滿了很多表情,必須為音樂工作點綴一些合適的劇情,讓聽者與歌曲產生共鳴。

所以,難道寫情歌就要談很多次戀愛?失戀好幾次才能寫出?我們笑了笑點了頭。

「生活要有態度,內心才會滿足。」

既然聊到內心需要很多表情,想必他的生活一定過的繽紛多姿,我們順道了解他的生活長相為何?又何以達到滿足?

他說:我是典型的獅子座,走到哪裡都會是我自己的舞台,面對生活每個當下會給自己一個合適的角色,路上情侶在吵架,我就扮演「偵探」,開始聽著吵架內容來判斷他們為何事而吵、搭火車看到一個人在車窗旁哭泣,我就扮演「傾聽者」,不說話的看著她邊哭邊回訊息,「是跟男朋友談判?」「還是收到噩耗?」

「我很變態吧?哈哈。」他反問了我們。

「我是一個很簡單不過的人,沒什麼特別的物質慾。」所以面對生活主張要有態度,不能隨性到隨便,應該要對自己的生活負點責任。每天都會為自己設定一個意義,去完成它,沒做到,睡前整理一番,反省一番才能入睡。

「這樣不會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嗎?」我們問他。

「其實這也是一種創作的過程,我讓自己的內心整理一個說法,一個形狀,然後便能創作我這一路走來的人生,其實很滿足的。」(不用擔心我會憂鬱或者人格分裂,笑。)

生活開始注重保養   最討厭麻煩

剛剛聊到生活,可見身心靈的能量應該非常的充沛,但看他整天在錄音室工作,不免好奇工作現場長什麼樣子?

「其實在錄音室工作精神是比較緊蹦的,而且冷氣會開很強,工作久了整張臉會跟著緊蹦乾燥起來,加上邊工作邊喝咖啡,臉部非常的缺水,氣色很不好。」所以這幾年非常注重肌膚的保養,最愛IMO的彈力清爽水乳液,質地非常的水、也很輕透好吸收,肌膚就會比較不乾澀,比較舒服,錄音室洗手間也都有準備IMO海藻潔顏慕絲方便我跑行程回來可以洗臉使用。

沒想到他居然自己帶到肌膚保養的話題,我們也不客氣地反問他:「男生做肌膚保養最在乎什麼?」

「男生最怕麻煩了!」他馬上回答。

「像我是個再簡單不過的人(再次強調),要我買一堆瓶瓶罐罐來做保養,可能很容易半途而廢!而且太油膩厚重的產品我會很討厭!會影響我的工作情緒!」「我現在最愛IMO的素顏霜,搭配彈力清爽水乳液,讓我每天外出行程氣色更加透亮無妝感,整個人煥然一新的感覺。」

「慢慢擁有生活,從生活學習享受人生。」

對音樂創作工作者來說,他時常為了職業工作而幫歌手量身打造歌曲,也開始為自己打造屬於自己的生活態度,連肌膚保養也是。

他最後說只要理解每一步怎麼走,要往哪裡走,生活細節都可以是有趣的,現在的他繼續享受生活,從每一個環節享受屬於自己的人生。

 

 

 

馬上分享讓更多人知道...

Leave a Reply